欲海沉沦: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- 第二一六章 谁上谁妻子3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5-05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起初还有点不理解廖云松在说什麽,但随着照片越翻越多,我就理解了。

  过的是神仙日子啊闲的没事就出去逛一圈,随便到那个生产厂区走走。又是烟,又是酒,不但好吃好喝招待,还有女人伺候着。廖云松既气愤,又羡幕道,那小鼻子都快歪到一边儿了。

  说了不解气,廖云松从抽屉里拿出跟火腿肠,大嚼起来。看他吃的很香的样子,我心头有些抽搐,也不知道那火腿过期没有,吃了会不会上医院。

  小伙在後面满腔羡幕,砸吧着嘴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我暗暗摇头,这小子一天跟着廖云松,过的都是什麽日子。冒生冒死的冲在前面,连饭都吃不饱。

  回头瞧着手里的照片,我跟廖云松差不多,既气愤又薏幕。照片上个个都是漂亮姑娘,很多还都是刚出身社会的小姑娘,就遭了这头狼的毒手。一叠照片全是搂搂抱抱,亲亲我我,唯一就是场景变了,女人变了。没变的都是邓毅那头猪脸,和不规矩的咸猪手。

  「这才没几天,都快跟着他把这座城市逛遍了。」廖云松似乎很不满,拿着火腿指着照片说,恍然一看,还真有那麽点愤世嫉俗,指点江山的味道。

  我白了他一眼,现在知道说别人,也不想想自己以前的劣迹斑斑。

  廖云松才没有一点自觉,几口把火腿塞进嘴里。隐约察觉到身後流着口水的嘴,回头看了眼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又捞出跟火腿肠,丢给了小伙。

  小伙像是受到莫大恩赐,点头哈腰的笑着,感动的都快哭了。

  要不是小伙这麽大了,我真要怀疑廖云松虐待劳工。把照片翻完,全是些搂着女人出入厂区,酒店,饭店的场所。这已经算是拿到他的不少罪证,但有点地方让我疑惑。

  那天邓毅突然丢下叶紫嫣离开,说是遇到什麽事,可以後再也没联系过叶紫嫣,我可不觉得,邓毅这个色狼会丢下叶紫嫣这样的大美女。起初猜测可能是真遇到什麽麻烦,但今他看了这些照片,邓毅明明就过的很滋润,哪儿像遇到麻烦的人。

  我问说「你们有没有觉得,他最近遇到为什麽麻烦事儿,东奔西走?」

  「麻烦?什麽麻烦?这孙子天天过的都是神仙日子,花天酒地逍遥的很,哪有什麽麻烦。」廖云松又掏出跟火腿肠,不爽的说。

  这更让我想不通了,我思考时。廖云松嚼着火腿肠自顾自道那孙子每天早上去质监局转一圈就出来,投人约场子,就去逛厂区。出来不是酒店吃饭,就是桑拿按摩。我们天天跟在後面,看着心痒痒,牙痒痒啊他搂女人开房,我们窝在车里,他天天鲍鱼燕窝,我们吃快餐,啃馒头。他妈地都是人,看了他才知道差距有多大。

  说着气氛,几口就把一根火腿嚼光,看到廖云松郁闷的样子,我有点想笑。起初还奇怪,即使知道邓毅会这样,也没什麽好火大的,很多人有钱人不都这样嘛现在总算知道,跟了这麽多天,天天在楼下盯春宫,看别人吃好的,玩好的,时间长了,谁心里也不会平衡。

  但我没过多注意廖云松,我继续想着邓毅的事儿。如果那天邓毅是藉故离开,後来又不再联系叶紫嫣,很可能说明他真在关键时刻,收到了什麽风声,才会丢下叶紫嫣,独自离去。

  那事儿到现在为止,没几个人知道,怎麽会走路风声。如果真是有人走路风声,又有谁会好巧不巧,刚好在叶紫嫣快成功的时候,打了通电话。想到这而,我不敢继续往下想,因为这说明,不止说明有人告密,还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。

  「喂,你发什麽呆?」廖云松出声,打断我的思考。

  我感觉身上都出了冷汗,但面上不能表现出来,镇定道「没事。」

  廖云松虽然奇怪,也不理我,把吃光的火腿肠包装,随意丢在地上道「我这儿的事算是结束了,跟下去也没意思,况且给的工钱也差不多了。如果还要继续跟,可要加钱。」没等我开口,他又看着我说「而且当初说好,拍到好照片,可要另外给钱。这些照片还算不赖吧?寄出去,他很可能要被调查,如果查到东西,他的乌纱帽也许就不保了。」

  说完,廖云枉自己忍不住先笑起来,似乎很乐意看到邓毅遭殃。

  我终於明白,廖云松这滑头为何会叫我来。打电话交照片是一点,更重要是来要钱,领赏的。